【壹社十年】专访——冯玉婧

-

  访谈内容:

  记者:壹社十年里了,同时也是湖北美院书法本科专业办学的十年,你是若何看待壹社和字画关系的?

  冯玉婧: 我十分幸运能被邀请到参与此次访谈。2014年我离开了湖北美院,末尾了本科书法专业的进修。同时我也十分感谢湖北美院能开创书法专业。为我们这些真心爱好书法并想继续研究的年轻人一个进修的时机。离开湖美三年, 经过了系统专业的书法进修,受益很多。 壹社更是给了我们一个相互交换与进修的平台。每次参与完壹社的展览与讲座后,能看法到自己的缺少,激起了我向优良作品进修的热忱,也看法到诗字画印同为一体,不成只知其一不知其二。壹社的平台给我们带来的是美的感触感染,吸引了我们去更多的进修和了解中国画和书法,这也是中汉文明的魅力地点。

  记者:在这些年里,你是如何来看待书法篆刻和中国画专业的?

  冯玉婧:我自幼末尾进修书法,不时保持到现在并没有连续过。关于书法的热忱和爱好让我不时向前进修。书法对我来讲更多的像是冤家般的陪同。2014年我离开湖北美术学院,我碰到了一群热爱书法的同学,还有博学多闻的教员,志同又道合在明天真实可贵宝贵,我十分幸运可以碰见他们。在我经过越发系统与单方面的进修后,也将一局部精神放在了中国画与篆刻的进修上。

  在进修过程当中,我不时保持着字画同源的艺术理念。 正如北宋郑樵所言:“序曰:书与画同出。画取形,书取象;画取多,书取少。凡象形者皆可画也, 不成画则无其书矣。”书与画同源而出,不成分别。书法专业对国画也不成疏忽。在本科阶段我更多的是临摹,只要在充沛了解和提高审美水平和技法后,才华越发接近先人,有更多的想法主意和创作热忱。所谓厚积薄发,我在进修的路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记者:谈谈你对“诗字画印之道”的看法。

  冯玉婧:诗字画印这四门基本作业是必须都要进修的,而文人画是这四中优良的文明联合在一同的表现方法。学书能悟到笔法的提按运转,而画参与了用墨与外型,给了黑与白更多的美感和有限能够,印则是书与画作品中都必不成少的。吴昌硕曾说: “强抱篆隶作狂草,速素师蕉叶临无稿。 ”这说清晰明了书法和国画的关系十分亲密,从书法中可以吸取作画的灵感, 也是作画的基础。往后进修中我会多多从书法中体悟感触感染,参与绘画中,尽力进修。

猜你喜欢